怎样养金鱼不容易死:十月怀胎,人产生了意识,意识来自于何时,何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高校问答 时间:2022/09/25 16:54:59
物质和意思的关系问题是哲学的基本问题,人产生于受精卵--有机物质,此时本身没有意识。这种物质经过不断的在细胞层绩上的分裂,成长,在某一天产生了意识(灵魂),人的自我意思来源于此。

我的问题是,这种意识是何时产生的,从哪里来的,人死时又到哪里去了。如果深入研究,也许能揭开灵魂之秘团。
...在某一天产生了意识(灵魂)(在哪一天,是第50天,60天,还是90天,哪一个时刻,这种意识的产生是渐行的,还是突然产生的,如果能用仪器精确测试便会另人信服。
人的这种最终的意识(假定意识是渐行发展的)与精子的本能(能够对刺激作出反应,能够朝向卵子-子宫方向努力前进)要主级多少?
我们希望用科学的,哲学的,生物的,物理的,甚至是宗教的角度对这一问题作一个解释。相信对这一问题的深信研究,有助于科学的发展。

英国学者最近完成了全世界第一项关于"濒死经验"的科学研究,发现人的意识,即一般所谓的灵魂,在大脑停止活动后继续存在。这项研究发现,四名死里逃生的病患所共有的濒死经验包括宁静喜乐的感觉,时间迅速流逝,感官的感受更为强烈,不再察觉到身体的存在,看到一道强光,进入另一个世界,遇到一个神秘的灵体,以及到了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预料这项研究将引发一个长久以来教会与科学界争论不休的问题:"死后的生命"真的存在吗?

许多批评濒死经验的学者认为,濒死经验是脑部因缺氧而导致功能崩溃瓦解的后果。但是费维克与帕尼亚表示,这四名濒死经验的受试者都没有经历脑部缺氧的状态,所以脑部缺氧应不是濒死经验的原因。另有学者认为,濒死经验是病人死前因医生给予不寻常的药物组合而产生的后果。但是费维克与帕尼亚说,这些病人在医院接受的复苏过程完全相同,因而排除药物影响的因素。不过他们仍然强调,未来科学界有需要对濒死经验进行更多的研究。

帕尼亚表示,这四人经历到超出医学界预料的经验,他们的脑部当时不应具有保持神智清楚的过程与形成持久记忆的能力,所以这项研究可能为以下问题提供了一个答案,那就是心智与意识究竟是脑部制造的成果,还是脑部只是心智的某种媒介,而心智是独立存在于脑部之外的东西。费维克指出,如果心智与大脑是独立存在的两种东西,那么意识就可能在死后继续存在,而人类的灵魂亦有可能存在,宇宙也有可能是一种有意义、有目的的存在,而不是随机发生的结果。

再来一份材料:
人的灵魂去了哪里

人类有没有灵魂,这是判定是不是宗教的理论基础,认为人类有灵魂的群体,是相信上帝、相信宗教的人,特别是唯物主义者,反对这个理论,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人的思想是一种意识形态领域内的东西,同样人的灵魂也是意识中的一部分,它不是物质的,不是物质的内容,在自然界中只能以意识形态的形式存在,绝不能以物质的形式存在,我是唯物主义者,以前是不相信人类是有灵魂的,但是随着光子是物质基本粒子研究的深入,我相信人的思想也是一种光子信息,也是一种物质,可以在自然界中存在、传播、甚至是遗传,由于相信了人的思想是一种物质,同样相信了人是有灵魂的,不是人死后才有灵魂,而是人活着的时候就有灵魂,死后的灵魂,是人体活着的时候灵魂的传播。

当你看到这一篇文章的时候,一定会问一个基本问题,人的思想是物质,那么人的思想在人体中的什么部位储存,人死以后,他的思想,他的灵魂到哪里去了,能不能再现出来,甚至是把他拿出来,让他稳定的存在,展现在其它人的面前,让人们用肉眼看一看人的思想、人的灵魂,这样人们才相信思想和灵魂是物质的。是的,这是最好的证明,但是人的思想是一种纯光子信息,在单位时间内与环境作用光子能量特别少,可以认为是一种暗物质,在遗传中,必须再一次激活,才能显示出来,成为明物质,给人们用其它形式展现出来。

说人类的思想是一种物质的理论依据,主要是人的思想并不是自己独立产生的,而是人类的光子信息,与环境的光子信息相互作用之后才能产生思想,两种物质的内容相互作用之后,只能产生另一种物质,并不是其它形式的意识形态,只是人类思想在单位时间内,与环境作用的光子能量非常少,以致于人类用许多仪器,也测不出思想、灵魂的能量强度,长期以来,让人类认为思想不是一种物质,而是以意识形态的形式存在于自然界之中,将思想排除在物质形态之外。

另一个认为思想、灵魂是物质的理由是 所有物质,由于都要与环境相互作用光子信息,才能显示自己的质量和能量,哪么所有物质都是有运动惯性的,同时具有保持自己独立个性的惯性,也就是说你要物质改变运动状态,一定要给物质一定的作用力;或者说你要改变物质的组成,改变光子信息内部组合,物质都有一定的阻力,这个阻力表现为自己内部有光子信息的传递,尽可能阻碍环境对自己的改变。思想同样有运动惯性,和保持自己独立个性的惯性。

说人的思想可以遗传,这是很多人不相信的内容,思想是物质,当一个人有了一定的思想之后,这个人的思想内容,就是以光子信息的形式存在于人体之中,只是这些光子信息与环境作用光子信息能量强度非常少,这种思想在自然界存在的时间特别长,因为思想这种物质是以暗物质的形式存在的,单位时间内与环境作用的光子信息能量强度小,单位时间内自己的光子信息改变量比较小,自己的自然寿命特别长。比如一位物理科学家,有一种物理思想,在它的后代的体内与有这种思想,只是这种思想物质内容,所占的比例非常少,只有在今后的环境中培养才能将这种思想体现出来,就是说物理科学家的后代,容易对物理感兴趣。举一个猫与老鼠的例子,让猫生下小猫之后,从不让小猫看到成年猫看到吃老鼠的现象,这个小猫长大以后,也不会轻易以老鼠为食物,但是容易培养猫爱吃老鼠的现象,这就是思想遗传的生活实例。

特别是人活着的时候,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灵魂,如果人的思想、灵魂是物质的,人死后他有思想、灵魂到哪里去了,只有找到它的去处才能让人们相信思想与灵魂是物质的,首先要知道一个基本问题,人的灵魂并不是在死之后才出现的,而是在活着的时候,人的灵魂就是存在的,当人死后,人的思想与灵魂这种物质可以有二个去处,一、它仍然留在体内,因为思想与灵魂是以暗物质的形式存在的,当人死后,用解剖的手段是不能发现人的思想与灵魂这一类物质,就像是人体的经络系统,在人体活着的时候,它是人体的传递光子信息的通道,当人体死后,活体的光子信息消失了,转变成了死人的光子信息了,原来的光子信息通道存在,但是它是暗物质,用解剖的手段是无法找到的。二、由于人体在死时,有一个光子信息转化的过程,是突然消失,思想与灵魂在死亡过程中向空间传播的能量强度要大一些。无论是以何中形式存在的思想与灵魂,它们都是以暗物质的形式存在的,与环境作用的光子信息能量要少很多。

脑的不同区域堆叠在柄状的脑干周围,神经科学家们在解剖学上把这些区域有序地加以划分。你可以把这些脑区想象为由边界区分的不同国家。这些边界通常是很明显的:它可以是一度被我们认为蕴藏着灵魂的充满液体的脑室,也可以在纹理或颜色上有细微的变化。按照公认的模式,每一区域都有不同的名字,但我们只在需要时才冠以名称(譬如小脑、脑干等)。在这里,我们关心的主要是某个特定区域对于我们在外部世界中的生存有何功绩,对我们内部世界(思维和情感最隐秘的所在)的意识起何作用,而不是对脑的解剖学作详尽的记述。这些问题早在“脑的十年”开始之前就已使人心驰神往。

在17世纪,有人曾认为脑就像一个巨大的腺体,以君临一切的方式实施其功能。马尔皮基(Malpighi)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把神经系统想象成一棵倒立的树,树干即脊髓,树根扎在脑内,伸展到全身的神经就是树枝。稍后,让·皮埃尔·玛丽·佛洛昂(Jean-Pierre-Marie Flourens)在18世纪前叶通过相当残忍的实验得出结论:脑是均一的。佛洛昂的思考方式非常简单:摘除脑的不同部位,然后观察还有哪些功能残留。他用不同的动物做实验,以一定方式越来越多地摘除它们的脑,并观察其后果。他发现,摘除脑的不同部位后,并不是脑的功能特异地受到损害,而是所有功能都逐渐减弱。佛洛昂用无可争辩的事实推断,不可能将不同的功能选择性地定位于脑的不同部分。

1861年,神经解剖学家和人类学家保罗·勃洛卡(PaulBroca)在法国检查了一个不会说话的人。这个人只会说“tan”,而不会发其他的音,因此,尽管他的真名叫莱沃尔涅(Leborgne),人们却只管他叫“Tan”。Tan为自己在历史上赢得了一席之地,因为检查后六天他不幸去世,使勃洛卡有机会研究他的脑。研究结果发现,他的脑受损区域与颅相学预测的完全不同。在一些颅相学的半身雕塑像上,语言中枢位于左眼眶的下部,而在Tan的脑中,损伤区却接近左侧脑的前部。从此以后,脑的这一部分被命名为勃洛卡区(Broca’s area)。

因为与实际的临床观察不相符,颅相学开始失去它的号召力。几年后,当另一名奥地利医生卡尔·韦尼克(Carl Wernicke)发现了一种不同类型的语言障碍时,问题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了。在韦尼克研究的病人中,损伤发生在脑的一个完全不同的部分。在这种称为韦尼克失语症(Wernicke’s aphasia)的病例中,与Tan不同,病人能把单词清晰地发出音来。唯一的问题是病人言谈语无伦次,单词混杂在一起,而且经常会生造出一些无意义的新单词来。
个性的本原在何处?单凭一个人的脑,你至多能有把握地推测这个人是男性还是女性,但绝不可能确定这个男人或女人生前是否和善,是否有幽默感。正如我们在第一章中看到的,所有的脑都是按相同的基本模式构建起来的:有一些神经把感觉信息传进来,又有其他神经离开大脑,它们使肌肉收缩,并实施对运动的控制。我们也已经看到,脑是由神经元组成的,神经元在神经回路中活动,而这些回路一部分由遗传决定,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至少是较复杂的脑)也受环境的影响。这种回路怎样转译为个体呢?在本章中我们将论述这个问题。

同卵双生者互为克隆。因为是由单个受精卵分裂而成,因此他们虽是两个人,却具有相同的基因。但他们完全一模一样吗?确实,用核磁共振(NMR)扫描对同卵双生的脑进行成象研究(参见第一章)的结果表明,在大体结构的层次上存在较大的相似性。如果向同卵双生者询问其爱好、态度和经历,答案常常也会有相当程度的相似,这也许并不奇怪。但是,在同样环境下抚育长大的兄弟姐妹在趣味和想法上的相重就没有那么显著。

同卵双生者也显示出不同的感知和思想的征象。这清楚地表明,尽管其遗传组成相同,但他们是具有其个人意识的个体。如果个性不能由基因来解释,那么它至少部分是由于大脑中存在某种其他因子,而这种因子甚至连起源于同卵的后代都不共有。

在前一章中我们已经看到,经验在塑造脑的微型回路中是怎样关键的一个因子。如果吃某种食物会让你联想起一件不愉快的事情,那你会厌恶那种特定的食物。举一个更简单的例子:只有听过莫扎特乐曲的人才会有可能说他们偏爱莫扎特。我们从未有过的经验不可能在形成我们的个性中起任何作用:如果某人具有学习多种语言的天生禀赋,却从未接触过不同的语言,那么其语言能力是不会显现出来的。

演变成一个独特的脑的过程在幼年至青少年期间可能最为剧烈,但是,即使在那以后,脑也并非一成不变。随着我们在成长的道路中连绵不断地遭遇经验和挫折,我们的性格继续与环境相适应。在这种方式下,经验显示出其持久的意义,因而它们就需要被记住。因此,个体的本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本身所记忆的东西。我们也许可以从记忆起步,来探索个性的物质基础。

至少在英语中,“记忆”(memory)是一个涵义甚广的术语,它所表示的各种过程可以迥然不同。试比较一下章鱼和人的记忆过程。章鱼的脑在无脊椎动物中是最大的,约与鱼脑相仿,由约1亿7千万个神经细胞组成。虽然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大,但与人脑1千亿个神经细胞相比,则微不足道。尽管如此,章鱼被广泛地应用于学习和记忆的实验中,因为它有高度发达的眼睛和由众多触手组成的精巧的触觉系统。在实验中,一头章鱼能够清楚地显示对某些颜色的不同反应,并赋予每种颜色以不同的意义。例如,如果把一个颜色球和投食一头虾关联起来,让章鱼学会后,它就会轻易地抓

住那个色球;而对另一个不同颜色的球,要是从未与任何奖惩刺激相关联过,它就不会作出任何反应。

这种类型的记忆(在一个色球和一头虾之间简单的关联),看起来好像与我们对海边炎热夏日的记忆,或记住如何骑自行车或记住法文“窗户”怎样讲,完全是两码事。“记忆”,这个总括性术语,所表达的大脑过程有许多不同的类型。在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之间的区别是最基本的,也是人们最熟悉的。当我们试图记住一串数字时动用的便是短期记忆。如果不分心,那没有什么问题,通常只需在脑子里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串数字就可以把它记住。令人惊诧的是,我们在这方面的能力相当有限:我们平均只能记住7位数。

关于短期记忆一个最明显的问题是,它和长期记忆有何相关?这类不那么费劲的记忆过程毋需重复或复述便能发生。那么,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是以平行的、完全独立的方式运转的吗?众所周知,有些病人对发生在不久之前的事毫无记忆,具有一种几乎是全面性的遗忘症状,但其短期记忆能力却与正常人不相上下。因此很清楚,这两个过程是可以分开的。但是,当某人丧失了短期记忆能力后还能有正常的长期记忆吗?

对短期记忆损害不易进行研究。长期记忆并非是一种一蹴而就的过程,正如我们在第二章中所看到的其他脑功能的情况那样,它能分成许多不同的侧面,对每一个不同侧面似乎都存在相应的短期记忆的形式。例如,一名对无意义的单词短期记忆不佳的幼儿,对不熟悉的玩具名称的长期记忆也差劲。短期和长期记忆似乎并非独立、平行地进行工作,而是以串行的方式实现的。首先是短期记忆开始运转:它是一种瞬间过程,高度不稳定,且易变。而为了导致更持久、更隐伏的长期记忆,需要集中注意力和重复。短期记忆的不断重复将最终使我们自然而然地记住某个特殊的电话号码,而毋需老想着它。

我们大家都知道,对于有意义的数字,如电话号码或楼房、保险箱的安全密码,短期记忆就会变得更好。在任何情况下,如果一项事情在你的记忆中保持约30分钟以上,那至少在几天之内你不会忘掉它。从脑震荡或电休克治疗(对严重抑郁症的一种根本性疗法)恢复过来的病人的特点是,记不起在这之前一小时前后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的长期记忆仍然有效。在这些情况下,有可能只是记忆过程的第一步,即短期记忆阶段受到了破坏。在事件的正常进程中,这种发生在早期的记忆中断,使在那个小时内所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再在其头脑中较持久地记录下来。

短期记忆是为长期记忆服务的。但是我们说的长期记忆是什么意思呢?看来,这又是另一个与记忆有关的涵义广泛的基本范畴,其本身又能进一步分成两种不同的现象。在一生中我们要学习和记忆的东西真不少:如何开车;如何用法文讲“谢谢你”;当弗洛大婶上次来访时,我们做了些什么,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不同类型的记忆运转的实例。但在这三个例子中,与众不同的要算是如何开车了。对于一个事实的记忆(如法文“谢谢你”),或对于一个事件的记忆(如弗洛大婶近日的来访)需要我们作出明确的、有意识的努力。相反,开车,像许多技能与习惯一样,几乎是在自动引导下进行的。这类记忆因此称为隐性记忆,因为我们毋须主动、有意识地记住如何干某件事:我们只是坐上车驾驶而已。当你接近红灯时,你的脚会“自动地”去踩刹车。与这种过程相对照,对事实和事件的记忆被认为是显性记忆。

我们似乎又回到了一种关于连续体的观点,这种观点与意识连续体的观点相雷同。如果把精神看作是物质脑的进化个性化体现,那么又如何将之与意识关联起来呢?我个人的观点是,精神只有在我们具有意识时才能实现。有人会说,在睡眠时我们失去了意识,但并没有失去我们的精神。然而,如果不存在意识,精神便没有意义。因此,可以把意识看作是某种精神,即个性化脑的第一手、第一人称的真实经验。意识使精神充满生气,它是神经科学家的最终之谜,是你最隐秘的所在。

意识的主观经验,这个最终之谜,对于任何纯科学的探索,即客观事实的探索,都可能是止步的佳处。虽然所有这些争议目前似乎使人气馁,但神经科学家已经作出了许多激动人心的、具有根本意义的发现,我已经在本书中尝试对其中的一些作了概略的介绍。我们正在逐渐认识我们必须提出的问题,而对我们应期待怎样的答案也渐渐有所了解。我们已经看到了惊人的进展(甚至从70年代以来),但是探险还只是刚刚起步

意识来源于物质
高中学过的~~

来自社会,和各种刺激,刚生下来没意识~不知道害怕,没有世界观和生死观~后来慢慢才有的

意识的本质是能量。
我用智能机器人来举例说明:
机器人有简单的智力,它的智力活动实际上是电脑在进行运算,就是电能的释放。人脑就相当于计算机,人脑活动也要消耗能量。
人脑的发育就相当于装配一台电脑,但不同的是人脑是逐渐开始有意识的,而电脑是在装配好以后。人脑比较动物的先进是因为遗传信息,因为人脑先进,所以比动物的运算速度快。

意识是逐渐加强,不能说它来自什么时候,但可以确定它来自你吃的食物。

人类说自己有灵魂,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意识和灵魂不同,产生于存在的人类。

好比说一个智障人和正常人,他们的意识一定是不同的。
但用宗教上说他们的灵魂是相同的~